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火影》的卡卡西算不算鸣人、佐助的父亲?

2020-02-25 投稿人 : www.neuun.cn 围观 : 1246 次

鸣人和佐助有相似的经历。他们年轻时都失去了父亲和母亲,没有父母和其他家庭成员的陪伴,所以没有家庭对他们的感情,正如我们的一句老话所说,有一天是一名教师,整个人生就是一个父亲。鸣人和佐助是旗木卡卡西的信徒。旗木卡卡西有能力扮演他们父亲的角色吗?我认为卡卡西没有资格。即使卡卡西在后期为他的两个弟子付出了一切,我仍然认为卡卡西没有能力扮演父亲的角色。

伊鲁卡的启示:

我想鸣人都应该心存感激。如果伊鲁卡没有及时出现,我想鸣人会选择一条黑暗的道路。众所周知,鸣人小时候在村子里不受村民欢迎,因为他把九尾封印在自己的身体里,所以很多人把九尾骚乱归咎于鸣人。但鸣人也是无辜的。作为的后代,也就是穆的第四代,她没有得到和主人公儿子一样的待遇,反而成了全村最大的笑话。

所以水木抓住了鸣人的心态,骗他偷了木叶忍者村的禁书。最初,水木希望通过火影忍者偷走禁忌卷轴,然后杀死火影忍者。然而,鸣人无意中听到了伊鲁卡和水木之间的对话。通过伊鲁卡的话,鸣人真正意识到他不是木叶忍者村的弃儿。他还让他的第一个老师伊鲁卡和鸣人学习了禁忌卷轴中的第一个技巧,一次拍摄一千个影子的技术。也是从这一刻起,鸣人加强了他的忍耐力,并立志成为火影,守卫木叶忍者村。

与自来也同行:

如果伊鲁卡教会了鸣人如何增强他的忍耐力,那么自来也教会了鸣人如何选择战斗。我一直认为自来也是木叶忍者村的一个伟大的忍者。他不仅用自己的生命扞卫了村庄的尊严,还为纲手守卫的村庄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自来也对鸣人乌祖木有另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这种感觉超越了主人。比他父亲高。众所周知,是被封在鸣人乌珠木的体内,而萧组织一直在追捕。于是自来也把鸣人带到了自己身边。一方面,他让村山忍者村缓解了危机。萧组织成员将不会以村山忍者村为目标。另一方面,自来也用他的个人能力教鸣人如何学习自卫。

对鸣人来说,最好的真正自卫是如何控制九尾的力量。在自来也和火影忍者之旅中,自来也不仅教会了火影忍者螺旋药丸,还慢慢教会了火影忍者如何控制九尾的力量。虽然自来也没有亲眼目睹火影忍者最终如何在九尾使用脉轮,但我相信火影忍者会非常感激那些绿色的岁月,因为那是火影忍者最快乐的时光。他也感受到了来自自来也的父爱。

佐助的复仇:

对佐助来说,除了鸣人,他生命中最大的障碍是他的兄弟宇智波鼬。佐助小时候几乎是被黄鼠狼带大的,但是佐助目睹了宇智波鼬杀死他的父母。从那一刻起,这个叫于志波的孩子改变了他的生活。

他把宇智波鼬变成了他一生的目标。因为这个原因,他有天才忍者的称号。一方面,他接受村里所有人的钦佩,另一方面,他不断提高自己的实力。然而,天才总会在鸣人长大的那一天爆发。在任重的考试中,他见证了我爱的力量,而他个人力量的不足也在那一刻显露出来。虽然卡卡西把他原来的忍者车乐交给了佐助,但是佐助还没有完全长大。所以他选择了大蛇丸来报复

虽然他知道大蛇丸和大蛇丸是在利用彼此的关系,为了增强他的实力和打败宇智波鼬,一切都是不可避免的,所以他对卡卡西没有太多的好感。即使卡卡西是他的老师,卡卡西给他唯一最初的耐心,复仇是他的最终目标。

和宇智波鼬的最终版本:

事实上,所有看过《火影忍者》的火影忍者粉丝都知道,宇智波鼬作为内池佐助的哥哥,一直在看着内池佐助成长。死后,第三代穆。为了让内池佐助在牧野忍者村更安心舒适,它不仅回到了牧野忍者村,还再次威胁团藏。后来,佐助渐渐长大了。仇恨的种子渐渐在他心中发芽,生根发芽。

志在复仇的内池佐助找到了宇智波鼬。对宇智波鼬来说,他在这场战斗中只有两个想法。第一个是封印藏在佐助内池的大蛇丸。第二个是把他的眼镜给佐助。为了让玉之波部落拥有永恒的万花筒,他们必须借助另一双亲戚的眼睛来加强他们的眼睛,所以臭鼬从一开始就选择了牺牲。当佐助用尽脉轮时,他在最后一分钟压制了大蛇丸,宇智波鼬用他的封印剑,十拳剑和八尺镜,在佐助内池中封印了八头大蛇,最后精疲力尽。

精疲力尽而死。佐助也如愿以偿,得到了臭鼬的眼镜。这时,两兄弟可能终于放手了。在被污秽的土壤转世后。面对药师兜后,两个再次见面的男人说了一切,真相大白了,佐助终于后悔不该杀了他的哥哥。

总结:事实上,我认为卡卡西在后期为鸣人和佐助改变了很多,因为在卡卡西之前的所有经历之后,你会发现卡卡西原本是一个非常黑暗的人物。土之死、波风水门的牺牲、穆霍颖的第四代以及穆茂硕父旗的自杀都影响了旗木卡卡西,但后来我们会发现,他不仅开悟了鸣人,而且开悟了佐助。

什么样的人会有如此强大的力量让自己走出黑暗,在黑暗中开导一个人,所以卡卡西的存在有一定的价值和意义,但他没有资格做父亲,就像鸣人的婚礼,最后选择了伊鲁卡做鸣人的父亲。不是卡卡西做得不够好,而是他不够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