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到美国的市委书记 还“自己给自己定了个刑期”

2020-03-11 投稿人 : www.neuun.cn 围观 : 563 次

原标题:逃到美国并“给自己定了一个刑期”的党委书记蔡写了一篇文章。

“在各种腐败犯罪中,什么是最恶劣、最有害的犯罪?它曾经是一只强大的“大老虎”吗?是“绿头苍蝇”在吸人的精华吗?它是保护黑人和帮助邪恶的“保护伞”吗?我想告诉每个人,没有!”

9月19日,央视《法治中国说大法官说》播出《审判外逃犯罪分子》。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副部级委员、二级法官裴显鼎作了专题讲话。

他认为带着钱逃跑是最糟糕的事情!

为什么带着钱逃跑是最可恶的?

他说,古往今来,有许多人相信“人为钱而死,鸟为食而死”,并利用他们的力量不择手段地攫取财富。

“只要他们非法攫取的财富留在这片土地上,没有转移到国外,即使允许他们挥霍和消费一点,一旦犯罪行为依法发生,他们肯定会受到惩罚并上缴国库。”

他还提到了前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魏鹏远。

“这是一个政府级别的干部,不是大官员,但他非法攫取了上亿元的财富。然而,一旦犯罪发生,他就被判重刑,他所有的财富都上缴国库。”

裴显鼎说这些年来所有的“大老虎”和“大鳄鱼”在判决后都被找回来了。只要你非法攫取的财富还留在这片土地上,一旦犯罪发生,它就会立即被收归国有。

“但这些带着钱逃跑的罪犯不仅想通过逃跑永远逃脱法律制裁,还想通过将资产转移到海外,过上没有痛苦、奢侈和有罪不罚的美好生活。”

裴显鼎认为,如果这些人的梦想得以实现,那将是国家的耻辱,执法和司法机关的无能。

“逐字看公告,看看哪个符合我的利益”

裴显鼎说,要严惩犯罪,必须分清情节,没有区别,就没有政策。

“有宽、严、严到什么程度?它是如此的严重,以至于所有从不忏悔的罪犯都将付出惨痛的代价,并且会后悔他们最初的选择。它有多宽?它是如此之广,以至于那些能够自首的人不会后悔他们的选择?⑶一岷芨咝苏业搅硪桓龊玫某雎贰!?

公安部经济犯罪调查局巡视员刘东在提到这个话题时,也参与了这个项目,他认为宽严相济的政策对逮捕工作影响很大。

他还谈到了自己的个人经历:

当我在国外工作时,有一天一个人主动来找我。他说他在央视新闻上看到了敦促他们自首的公告。他说,“我已经几天没睡好觉了,我真的很想回去。即使我今天投降,你能给我号码吗?在我的事情结束后,我也许还能赢回一些钱。我把钱带回家投降。”

他还提到了逃亡的王国强。

据新华社报道,2012年5月2日,丹东电视台播放了丹东市原市委书记王国强“擅自离职”的消息。同月,王国强涉嫌经济犯罪案件被移送检察机关,司法机关开始对他进行追捕和脱逃程序。2014年12月22日,逃离美国两年半的王国强回国投降。

“王国强投降了,从飞机上回到码头的渡口。”刘东透露了一个细节:

王国强说:“我已经在国外生活很长时间了。在我看到这两个部的公告后,我逐字逐句地读了一遍,我会看看哪一个对我有利。”他说他一时糊涂,跑出来后给国家带来了这么大的负面影响,所以他不得不尽力而为。

最后,王国强在公告截止日期前自首。

辽宁省纪委第十二纪检监察室的四级研究员张潇予透露,“王国强有时会透露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甚至会告诉我们你是否给了一个明确的句子,包括他自己设定的句子。我们坚定不移

“当时,我们关注的是王国强从美国自愿回国投降的能力、他的行为的性质以及他的行为对随后的人员飞行可能产生的积极示范作用。所以我们最终选择了减轻对他的惩罚。”

最后,王国强被判8年徒刑。

看到附近有一辆警车,他在厕所里呆了两个小时。

郑志军注意到该节目还透露了逃跑的江倩被判缓刑。

姜谦,“100洪通人员”65号,原武汉城市排水发展有限公司拆迁协调部部长,2004年至2007年间,姜谦伙同他人骗取国家拆迁补偿费1400多万元。

2011年,为了躲避打击,他逃到了加拿大。

武汉警官周燕透露,“本案中,以江倩的移民诈骗案为起点,我们三次向加拿大边防局和皇家骑警提供了他非法活动的证据,致使他无法在国外舒舒服服地生活。他躲在地下室,一见到警察就紧张。有一次,警车停在他藏身的地下室对面。他在厕所里呆了两个小时。这是他回来时告诉我们的。”

原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说江倩已经自首。

"我想明确一点,江倩回国投降后积极配合国家对100名洪通人员的追查活动。我们武汉法院处理了一起涉及佟翰林的腐败案,佟翰林逃亡国外25年,没有追回。她回国投降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看了姜谦的劝导录像,自愿回国投降

袁说我们启动了非法收入的没收程序,及时没收了被告人的赃款上缴国库,基本上挽回了国家的损失。

”江倩贪污了1400多万元,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数额。根据刑法规定,他应被判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有自由裁量的情况,与此同时,国家对逃离国家返回家园的人实行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这一政策已得到最大限度的落实。最后,他们被判缓刑。”

在节目现场,裴显鼎还说了两句话:“我们可以尽可能广泛地掌握罪犯逃离祖国的政策。尽管这些人在早期不愿意返回中国投降,但在用尽各种手段后,他直到到达黄河才死去,也没有撞上南墙。那时,他想,“那我就认罪,向法律投降。我愿意回到中国投降。”我们仍然相信这是自愿投降,我们仍然尊重我们对他的政策。

遗憾的是,在用尽了各种手段之后,有些人仍然抓住机会,不想回来,最终他们无法逃脱被依法引渡或遣返的结果。对于这样的人,我很抱歉,我们已经尽了最大努力,但这是没有希望的。我们做什么呢那我们必须依法严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