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受蔡元培邀请,初登北大学堂惨被笑话,10分钟后全体鸦雀无声

2020-03-01 投稿人 : www.neuun.cn 围观 : 1422 次

他受蔡元培邀请,初登北大学堂惨被笑话,10分钟后全体鸦雀无声“当我沉默时,我感到充实,当我说话时,我感到空虚”。鲁迅的文章不仅晦涩难懂,而且充满哲理,让人恍然大悟。当人们习惯于喋喋不休时,他们能想到鲁迅的智慧吗:沉默和沉淀可以充实自己?

过去,中学语文有三种恐惧:第一,文言文,第二,议论文,第三,周树人。“周树人三怕”其实是关于鲁迅的。让高中生“害怕”的是鲁迅的文章,因为鲁迅的文章深刻剖析社会现象,秘密写作。没有深刻的解释,很难读出作者真正想表达的内容。因为它与“文”字押韵,所以据说“三怕”而不是“三怕鲁迅”。

他受蔡元培邀请,初登北大学堂惨被笑话,10分钟后全体鸦雀无声

第一堂课被学生们笑开了

1920年,鲁迅受其兄兼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之邀到北京大学任教。当时,鲁迅被授予讲师的头衔。鲁迅一点也不介意这种地位。虽然鲁迅在当时的文坛上已经是一个着名的人物,但他相信只要他能教好他的班级,教好他的学生,无论名利如何,都是好的。他在北京大学给学生上的第一课是《中国小说史略》。在此之前,中国小说从未有过历史。还有外国人写的中国文学史。可以说,鲁迅的小说史是当时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经典。

鲁迅第一次登上北大讲台演讲时,讲台下的学生们看着鲁迅七嘴八舌地谈论着什么,完全忽略了他。原来,鲁迅穿着一件老式的长袍,厚厚的布,补丁和一支笔附在他的耳朵,这似乎是学生在舞台下的“奇怪的衣服”。因为那时,北京大学规定任何衣衫不整的人不得进入教室。然而,鲁迅的衣服只有一点朴素,更不用说衣冠不整了。因此,台下的学生投来奇怪的目光,甚至对鲁迅耳语,甚至是对北大校规的误解。

他受蔡元培邀请,初登北大学堂惨被笑话,10分钟后全体鸦雀无声

走上讲台的鲁迅并没有太在意台下的学生,只是自己讲课。然而,鲁迅的“普通话”夹杂着他的家乡话,与当时的北平话大不相同,所以他一开口就大笑起来。鲁迅是一个见过世面的人。这是什么笑声?他继续讲课。我没想到他的话会如此有力。每个演讲都有自己独特的观点。讲课方法也充满了个人感情。这篇文章的观点和分析非常准确和生动。学生们都对北京大学有这样一位伟大的绅士感到惊讶。虽然他外表普通,但他有很高的学术水平。这样,鲁迅的演讲持续了不到10分钟,所有的听众都静静地听着,生怕漏掉一个字。鲁迅不仅赢得了学生们的掌声,也赢得了他们的尊敬。后来,每当鲁迅演讲时,观众都挤满了。即使在那个时候,北京大学也形成了两派,一派反对胡适,一派反对鲁迅。鲁迅在中国北方很受欢迎。

正所谓“山不高,神仙是灵”。鲁迅不会因为他的朴素而自卑,学生也不会因为他的外表而评价一个人。他们追求的是精神上的高贵,思想上的高贵,一个没有灵魂和思想的身体,不管它有多美,它就像行尸走肉。

他受蔡元培邀请,初登北大学堂惨被笑话,10分钟后全体鸦雀无声

成为作家的理由

鲁迅25岁时(1906年)看了一部日俄战争教育电影。当中国人在电影中被杀时,他被他们的无知和无知震惊了。他觉得中国人的精神麻木比身体创伤更严重。这是民族精神的邪恶本质。如果这种邪恶的本性不能消除,中国人民将永远是低能儿。然而,依靠好的医术来消除这个民族的罪恶是没有用的,只能依靠文学来唤醒中国人。因此,关心国家命运和民族思想的鲁迅决定弃医从文,希望用文字的呐喊唤醒沉睡的中国人。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鲁迅写小说、散文,抨击时事。到了1918年5月,他在《新青年》上发表了《狂人日记》,这为新文学运动奠定了基石,并成为一位伟大的作家

"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但是,如果用这句话来读鲁迅的作品,它可能是“一个读者有一千个鲁迅”。因为鲁迅的文章实在太晦涩难懂,第一次读是一个意思,再读可能是另一个意思,真正的意思要等到第四次、第五次才能读出来。但这正是鲁迅作品的魅力所在。它就像一条长长的神秘隧道,总是吸引你去探索越来越深。

鲁迅的作品往往从一个小地方开始,通过描绘细节来放大人物或事物,从而将表达对象提升到一个更高的层次。这种脚踏实地的话语大多来源于人们的生活习惯,但在鲁迅手里却有着不同的效果。

他受蔡元培邀请,初登北大学堂惨被笑话,10分钟后全体鸦雀无声

鲁迅的《中国小说史略》探索了中国古代小说的整体发展规律,建立了中国小说史的研究体系,填补了小说史研究的空白,将中国传统的研究方法与西方先进的文学观念相结合,令人耳目一新。《中国小说史略》和王国维的《宋元戏曲史》合称为“中国文学艺术史上的双面墙”。“俯首甘为孺子牛”鲁迅先生在北京大学教了6年书。除了教书,他还担任教育部门的成员。鲁迅在教育政府中占有一席之地,他不是一个官方的走狗,而是经常为学生团体说话。“三一八”惨案发生后,鲁迅发表了《死地》和《纪念刘和珍君》号文,批评了政府的残暴,对政府屠杀手无寸铁的学生表示愤怒和不满。鲁迅虽然得罪了当时的段政府,但他是一个只为真理而战的“真正的战士”。他不害怕权力。即使他被迫逃离,他仍然有勇气说出真相,并通过语言向每一个中国人传播社会弊端,让中国人能够看清世界。

鲁迅的生活要么是教书,要么是写作,要么是逃亡。然而,无论他在哪里,鲁迅都没有忘记他的初衷,那就是用文字唤醒中国人民。因此,即使他病了,躺在床上,他仍然继续写作。鲁迅,一位文学巨匠,于1936年在上海死于肺结核。虽然他的生命短暂,但却很伟大。

他受蔡元培邀请,初登北大学堂惨被笑话,10分钟后全体鸦雀无声

鲁迅曾经写道:上唇僵硬,下唇僵硬,甘愿做一头心甘情愿的牛。这句话正是鲁迅一生的写照。他的文章没有华丽的文采,没有太多的修饰,有些都是脚踏实地的文字。脚踏实地的话与劳动人民的命运息息相关,从来没有高高在上过。这不是那种只有精英才能理解的文章。它来自劳动人民,并流向人民。鲁迅的文学是通俗文学,不是精英文学。过去是,现在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