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盛宴,谁吃肉,谁喝汤、啃骨头

2020-02-22 投稿人 : www.neuun.cn 围观 : 1841 次

情感是正确的,方向是正确的。特斯拉的上海工厂隐藏着另一个答案,中国商人、军事战略家和顾帮助马斯克避免了危险。

[十年十次]

特斯拉问题的答案必须从苹果开始。

十年前,如果有人以3000美元买了一手苹果股票,并一直持有到现在,他将拥有一笔价值3000美元的财富。十年十次,名副其实。

飙升的市场价值只是苹果神话的冰山一角。

2017年12月6日,富士康创始人苟泰明在财富论坛的对话会上说:“我仍然非常想念乔布斯。”

郭台铭怀念伟大时代的起起落落,而不是他自1995年认识乔布斯以来的商业友谊。

2007,第一部iPhone问世了。富士康成了苹果的代理工厂,郭台铭开始见证智能手机行业霸权的变化:摩托罗拉和诺基亚相继倒下,安卓世界在100台机器的战斗中两极分化,只有iPhone继续扩张,直到控制了该行业的一半。

同样自2007年以来,富士康在世界500强《财富》中的排名逐渐从200位上升到30位。

乔布斯对产品的极端追求,在某种意义上创造了富士康,一个领先的高质量替代工厂,帮助它实现财富和影响力的全球飞跃。因此,以富士康为代表的公司有了一个新的身份:苹果产业链公司。

富士康不是唯一的公司。过去10年来,苹果主要的声学元件供应商戈尔的股价上涨了8倍多。在2015年登陆成长型企业市场后,苹果玻璃盖供应商蓝天科技(Blue Sky Technology)的股价也大幅上涨。同年,蓝瑟科技公司总裁周群以500亿元的个人财富成为大陆“最富有的女人”。

李勋精密,2019年最具代表性的魔鬼股票之一,是苹果无线耳机AirPod的核心组装供应商。得益于TWS无线耳机市场需求的激增和AirPod的爆炸效应,理光精密的股价在2019年翻了一番,最新市值达到2311亿英镑(2月10日数据)。

换句话说,就像苹果手机中的组件一样多,也有许多财富创造的神话被放大到同样的规模。然而,在过去十年中投资苹果产业链的大多数大股东和小股东已经对生活微笑了。

许多在黄金十年错过苹果产业链的投资者最近变得非常兴奋。

这来自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在一年内收集沙子形成一座塔的奇迹。

福耀创始人兼董事长曹在接受纽约第一财经的独家采访时说:“特斯拉在上海建厂的速度是任何国家都无法企及的。”

理解曹的话,也理解马斯克今年1月8日在中国制造的模型3交货地点突然跳独舞

的情景。

随着上海工厂的生产能力预计将在一年内大幅提高,特斯拉不稳定的股价开始慢慢消失,其市值开始达到1000亿美元。

截至东部时间2月10日,特斯拉的市值已经达到1390.19亿美元。

马斯克终于可以站在卖空者面前了。

公众欢迎马斯克的成功。硅谷钢铁侠马斯克在中国拥有大量铁粉,他对自己在商业史上的孤立存在深表敬意。然而,与这种精神崇拜相比,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染指马斯克的国产特斯拉。同时,他们渴望特斯拉驱动的特斯拉产业链重现苹果产业链的精彩时刻。

也许马斯克根本不想成为乔布斯,但这并不妨碍投资者在特斯拉实现苹果的梦想。

[故事继续]

情绪是正确的,方向是正确的。

在特斯拉股价创下历史新高的10个交易日里,特斯拉产业链中的公司也在喝汤。过去一个月,a股新能源主题基金的涨幅最高,达到23.38%。

情感是正确的,方向是正确的。特斯拉的上海工厂隐藏着另一个答案,中国商人、军事战略家和顾帮助马斯克避免了危险。

巧合的是,它为特斯拉提供了朝日汽车外壳的股份,为特斯拉提供了安全带、安全气囊和方向盘的双赢电子产品。类似的公告也已到期

相比之下,山煤国际的声明有点讽刺意味。经过连续三个交易日的涨停,山煤国际再次发布风险预警和股票交易异常波动的公告,重申公司没有在电池领域开展相关业务,从而主动与特斯拉划清界限。

这让我想起了长期以来的报价

mountain coal international:我不是特斯拉概念股。

股东:闭嘴,你是!

mountain coal international:……

除了上述公司外,概念股还与特斯拉的产业链相关,如有色金属、锂电池、电机、汽车电子、室内装饰、汽车玻璃、汽车网络、汽车软件等。也达到了集体高潮。

其中,技术领先的新能源科技公司宁德时报,在与特斯拉签订购买锂离子动力电池的合同后,股价飙升至总市值3649.6亿元(截止日期为2月10日)。

市场用资本为特斯拉创造梦想。特斯拉的确有足够的想象力。

行业的大趋势和国家能源战略是想象中的空间之一。

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年)》描述了新能源汽车的发展愿景:经过15年的努力,力争使我国新能源汽车核心技术达到国际领先水平,使我国纯电动汽车成为主流。

这是中国逐渐摆脱对石油和能源单一依赖的唯一途径,也是地缘政治博弈下的战略选择。站在新旧能源的十字路口,特斯拉的产业链拥有巨大的替代市场和政策红利支持。

由新技术驱动的用户自发选择是想象力的第二空间。

在2019年雪球嘉年华现场,雪球创始人方三文提出了一个概念,他认为对用户来说最感人的汽车体验是“100公里加速”。在这个维度上,以特斯拉为代表的新能源汽车具有明显的优势。

与此同时,随着电动汽车在续航能力和充电量方面的增长,以及政策的倾斜,新能源汽车的生活环境将进一步改善。

这种情况与iPhone智能手机的流行有多相似?过去,苹果的手机因其封闭的系统和集成电池设计而受到外界的批评,直到其市场份额解释了一切。

产业链的足够深度是想象的第三空间。

据粗略统计,智能手机由大约200-300个部分组成;一辆汽车可以有多达20,000个独立零件。这包括动力传动系统、电力驱动系统、充电、底盘、车身、中央控制、内部装饰和其他板块。

除了完整汽车的概念,以汽车售后市场、汽车网络和自动驾驶为代表的衍生产业链都是不可低估的1000亿级赛道。

由此可见,特斯拉产业链的深度、广度和影响力将比智能手机产业更为深远。难怪投资者对特斯拉产业链情有独钟。毕竟,特斯拉只是苹果1.36万亿美元市值的一小部分。

排队等候风来。光是想想就已经让人们兴奋了。

[:有些人注定会失望]

马斯克和乔布斯都有世界级的创造力,但特斯拉和苹果的商业环境截然不同。

2019年1月2日,蒂姆库克在给投资者的一封信中下调了本财年第一季度的收入预测。原本疲软的股价受到重创,从历史高点下跌40%,至约2.88万亿元人民币。

然后是所谓的“黑暗时刻”,说“苹果没有失去腾讯”。

但是再看看特斯拉最黑暗的时刻,即使有些人误解了“最黑暗的时刻”。

2018年8月,《纽约时报》采访了马斯克。他坦率地说,他一周工作120个小时,他唯一的睡眠需要安眠药。在采访中,他的情绪非常不稳定,有时微笑,有时哭泣。

这与特斯拉备受争议的股价和未来密切相关。

特斯拉一路遭受重创。由于一系列谣言,包括公司对卫生纸使用的控制、高级管理人员的辞职、裁员、破产和私有化,以及庞大的联合国系统,特斯拉已成为历史上卖空次数最多的股票之一

对于继苹果之后广受欢迎和热捧的产业链公司来说,情况也是如此。由于其极高的市场利润和议价能力,苹果可以在要求供应商的同时为其合作企业带来可观的收入。这就是特斯拉一直深陷亏损的“金融力量”,而它却没有。

更可怕的是特斯拉本身仍然渴望用价格换取空间。1月3日,《北京商报》,特斯拉报告说,它已经降低了其国内模型3的售价。官方网站显示,国内车型3的价格为29.9万元,首付可低至4.5万元。

在国内替代趋势下,特斯拉的价格战可能会更加激烈。根据全国汽车联合会秘书长崔东树的分析,“随着特斯拉的国产化率上升和产能攀升,未来仍有很大的空间来探索特斯拉国内车型的价格”。

特斯拉的价格战打击了国内汽车制造商以降低尺寸。威来汽车的创始人李斌直言不讳地表示,威来现在的毛利润为负,不能跟随降价。

当整个行业的生存空间没有因为特斯拉的进入而扩大时,特斯拉产业链的利润空间将会相对有限。

这与苹果专注于高端市场,留下价值不到3000元的巨大智能手机蓝海不同,也无法与苹果产业链的繁荣相提并论,在产业链中,国产手机被伪装成能在一生中产生两个、两个、三个和三个东西。

最具破坏性的事情是消费者一年可以换一个苹果,但是一年换一个特斯拉是非常困难的,尤其是在汽车市场作为一个整体陷入增长瓶颈的时候。

作为一种耐用消费品,汽车的周期性特征限制了特斯拉产业链的短期钱景效应。2019年9月,美国汽车研究网站iSeeCars对主流越野车的切换频率进行了一系列调查。结果显示,SUV车主平均每8.3年才换一次车。

不难想象,当宏观经济周期存在不确定性时,换车将是最优先的消费选择。

特斯拉的“苹果式”财富梦想,在10年内是产业链的10倍,并不容易实现。

特斯拉的到来可能不会造就股东,但肯定会造就中国。

正当特斯拉像洪水猛兽一样入侵时,以比亚迪和BAIC蓝谷为代表的中国新能源汽车制造商的股价大幅上涨。

其中的逻辑让许多股东迷惑不解。因为在许多人的眼里,国内新能源汽车制造力量将会因为特斯拉的到来而崩溃。

2019年12月,马斯克在北京接受采访时被问到“如何评价你的中国竞争对手比亚迪”。马斯克说:“我看了比亚迪电动车的照片,它看起来不太好。”

两军交战,言语中的影射并不重要。然而,随着特斯拉预期的国内降价,中国品牌将不得不面临一场艰难的战斗。

然而,特斯拉产业链完全本地化的意义绝对不是引入狼。

曹能看得很清楚。在接受第一财经的采访时,曹坦言:“2019年因关税问题损失了1000万美元,但三分之二的成本由福耀合作伙伴承担。”

言外之意,它揭示了福耀在整个汽车企业中的话语权。事实上,这并不难理解:汽车玻璃是一个相对狭窄的领域,一个汽车制造商可能需要几年时间才能找到符合条件的替代品。

如果特斯拉中国产业链生产更多“福耀玻璃”,中国汽车供应链参与全球竞争意义重大。

尽管在此之前中国的新能源汽车制造商肯定会面临巨大的竞争压力,但毕竟在家用电器、消费电子产品、移动通信和其他类别中,有不少中国品牌已经成功脱颖而出,面临全球竞争。

痛苦,会有的。将会有星星和大海。

同样的战争发生在苹果产业链上。

如今,包括BOE A、OFIGHT、LANCE Technology和德赛电池在内的许多苹果中国产业链公司,也在华为、小米、OPPO等品牌的产业链中扮演着重要角色,推动这些品牌逐渐拥有与iPhone竞争的实力。

在苹果公司2018年发布的200家供应商名单中,有27家中国大陆公司上榜。在特斯拉的产业链中

目前尚不清楚特斯拉在中国能走多远,但可以预测的是,特斯拉的产业链肯定会给中国新能源汽车战略带来的人才培养、技术整合和授权留下深刻印象。

这一页会吸引很多人。

来自农村的王来春亲身经历了变革的前夕。她21岁加入富士康,在10年里从一个普通的装配线工人一步步地成为一名高级经理,直到她开始自己的事业,成立了李勋精密公司。

在苟泰明的帮助下,李勋精密在最佳时机成为苹果的供应链企业,并成长为连接器领域的领先企业。王来春也成为了亿万富翁女性企业家。

苹果的产业链造就了许多草根企业家王力可莱春,给了他们不敢想象的明星海洋。这是超越财富的财富,也是让我们从制造大国走向制造大国的足迹。在特斯拉的故事中,中国的产业链将成为一条更强的护城河,在各个方面发挥其独特而深远的影响。

特斯拉的苹果梦不管有多大。重要的是梦者用什么样的信念来推进这个巨大的中国梦。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