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药品最高降幅竟达96%?医保药团购来了

2020-03-13 投稿人 : www.neuun.cn 围观 : 1620 次

《焦点访谈》 《焦点访谈》:医疗保险药品有“集体购买”价格

原题:焦点访谈:药品的最高降幅是96%?原来,国家“集体采购”的对象是岳乐包河的妻子,她是山西省清徐县大北村的一名村民,多年来一直患有高血压,需要常年服药。2019年12月1日,他去乡镇卫生院门诊就诊开处方时,发现服用多年的降压药马来酸依那普利片从原来的每盒25.02元降到了8.93元,节省了很多钱。

药品价格下跌的原因是自2019年12月1日起,山西省实施了国家组织的药品集中采购新政策。总的来说,国家在全国范围内组织了许多医疗机构组成采购联盟,大量购买药品,并以价格换取大批药品。

事实上,不仅是岳乐宝,还有山西省。最近,全国各地的许多病人都发现一些药物的价格比原来的价格低得多。这背后的原因是,继2019年4月国家组织集中采购和使用药品试点的" 47" 11个城市实施之后,最近在全国范围内扩大试点项目的实施已经正式实施。这一范围包括国内所有公共医疗机构和军事医疗机构。医疗保险指定的社会医疗机构和定点药店也可以自愿参加,可以说涉及到全国绝大多数医疗机构。这项政策现已在全国实施。

那么,这个政策是如何产生的?它背后有什么故事?它会给患者和相关方带来什么?根据2019年9月发布的首批全国药品采购清单,涉及25个药品品种,平均药品价格较2018年联盟地区同类药品最低采购价格下降59%。

药物的价格是如何下降的?关键在于药品的数量和价格之间的联系,而在此之前,数量和价格在很大程度上是脱节的。

在联盟开始收集药物之前,所有省份都有药物购买平台。中标后,制药企业应正常进入中标、进院、临床使用、及时付款等过程。但是,在实际操作中,由于药品招标时投标价格往往只明确,采购数量不明确,在这种情况下,即使药品公司中标,要达到实际销售额,仍然需要医药代表等营销人员像以前一样做“工作”。北京大学医学管理国际研究中心主任石说:“由于中间环节还没有完全切断,医药企业还需要配置更多的营销人员,让营销人员做好保证销售数量的工作。”

数量和价格没有联系,导致黄金销售,这仍然是药品销售的主要方式。以2017年和2018年为例,许多上市制药公司的公开财务报告显示,销售费用居高不下,有的甚至占到总收入的50%以上。不合理的中间环节都依附于药品价格,这已成为药品价格“虚高”的重要组成部分。黄金销售也受到了批评。

在这种背景下,国家开始了改革。2018年11月,《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试点方案》推出。这个计划的最大特点是阐明数量和价格之间的关系。

首先,大量购买,总量巨大。团购已经上升到了国家层面,联盟中的每个医疗机构将提供其总药物消费的60%-70%。其次,确定剂量,招募并采用一个。招标后,用户端,即医院和其他医疗机构必须完成他们承诺的药品数量;用数量购买,用数量交换价格,不仅如此,还要保证最终付款。合同签订后,健康保险基金预付30%的款项,并监督最终付款。

在这样的系统设计下,药品购买、使用、医疗保险支付和支付结算形成一个闭环,中间不合理的环节被取消。

上海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集中采购了25种药品,涉及8个科室。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药剂科主任卢倩舟说:“当使用这个通用名时,我们可以看到,我院要求先使用4 7个标准品种,从而保证了在行政、管理、技术或学术方面的使用方便。”

这个量价联动系统的实际实施情况如何?

第一个是数量。根据国家医保局的数据,截至2019年10月底,25个“四七”试点城市共购买平板电脑22.7亿台,总购买量31.6亿元,累计购买量达到协议购买总量的141%。

再看看价格。截至2018年底,共检测了25个“4 7”品种,与2017年同一药品的最低购买价格相比,平均下降52%,最高下降96%。2019年9月,该国将扩大边境,与2018年联盟地区的最低购买价格相比,平均下降59%。与“4 7”试点中选择的价格相比,平均降幅为25%。

让我们看看中间不合理流通环节的成本。2018年底,一家制药公司赢得了“4 7”批量采购的投标。其公开财务报告显示,2019年上半年销售费用同比下降15.18%,具体金额为8235万元。

国家医药安全局药品价格与招标采购司副司长丁说:“通过在这些城市的试点,我们已经形成了一个可以复制和推广的改革模式,以便在全国范围内迅速推广。”

2019年9月,国家组织了全国范围的药品集中采购公开招标。某制药企业,5个品种以最低价格中标。

某医药集团副总裁鲍海忠表示:“虽然价格大幅下降,但对于企业来说,由于数量的保证,企业的营销费用也将有效降低。应该说,这些都为企业的正常生产提供了良好的保证。”

将数量与价格联系起来,除了数量的概念之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考虑,那就是药品的质量。如何在这个系统设计中保证药品质量?

目前,我国流通的药物主要有两种:原创研究药物和仿制药。一般来说,最初的研究药物是一种最初的新药。价格相对较高,研究、开发和推广成本也随之增加。根据国际惯例,原研究药物的专利保护期一般为20年。仿制药是在最初的专利期限后价格较低的药物。专业人士指出,一旦原始研究药物的专利期限到期,仿制药将立即投放市场,价格将大幅下跌,这是一种常见的国际惯例。然而,在我国,仿制药的质量参差不齐。除了黄金销售的灰色促销模式之外,有时劣质硬币会挤出好硬币,导致仿制药的认可度较低。许多超过专利期限的原药曾在中国保持着其他国际市场无法比拟的高价。

为规范和提高仿制药质量,2016年,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开展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的意见》。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按照国际标准对通过评估的药品进行严格检查。所有通过评估的药物都有明确的标记。截至2019年12月5日,已有193个品种和501个规格通过评估。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第一次国家集中批量采购中选择的25个药品品种,其中22个为仿制药,必须通过国家仿制药一致性评价,这是中标的必要条件。

仿制药和原创研究药物同时竞标。在仿制药质量保证和国家定量采购两个“量”因素的作用下,一些原创研究药物在市场竞价原则下走出了高价的恶性循环。

山西太原市民王润宝是冠心病患者,长期需要片硫酸氢氯吡格雷作为抗血栓药物

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院长赵国光说:“在医生的诊疗过程中,最高的含金量是医生的经验和医务人员自身的劳动价值。事实上,水被挤出来提高它,这鼓励了医务人员。总的来说,它能促进医院合理、有效、长远的发展。“从医疗机构和医生的角度来看,这个系统设计体现了对医生劳动价值的尊重,真正促进了从医学到技术的转变。

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神经内科主任医师宋说:“通过这次改革,许多(医疗)服务的价格实际上提高了,应该用更多的服务来获取效益。在这种指导下,医生们还在挣扎着什么呢?”

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医学与医学部主任、国家药物临床试验研究所副所长张兰说:“医生和病人使用这种药物时,只会注意其治疗疾病的价值,不会与任何其他因素相混淆。因此,这种药物的临床使用将更加合理,促进健康将很可能回到其治疗的本质。”

据了解,下一步将有更多品种进入药品集中采购范围。改革的目的不仅是价格,而且是挤出药品采购中不合理的环节。通过改革,患者将能够使用高质量、低价格的药物,医院将更加注重技术对药物的培养,制药企业将更加注重创新和转化。由此形成的良性循环将节省更多的医疗保险基金,并允许更多的优质药品和新药为公众服务。

目前,“全国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机构试点”改革的成功经验也已经延伸到“高值医用耗材”领域,目前正在安徽、江苏等地进行试点。

亚洲国产免费综合网,国产成 人 综合 亚洲,国产综合亚洲区色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