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昆人民日报海外版发文:伟大祖国70载 壮我曲艺

2020-03-08 投稿人 : www.neuun.cn 围观 : 1459 次

原标题:传说70年过去了,明星们在中国大放异彩

秦 怡

秦怡

film witness brilliant history

秦怡

作为一名电影演员,回顾70年的光明与阴影,我看到了中国新电影从最初起步到伟大复兴的过程,我也深深感受到了中国新电影人努力奋斗的宏亮步伐。

我们这一代出生在旧中国,成长在新中国。他们都有一个情感基础,也就是说,他们都有一个中国近代史的个人比较经验。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后,谁能不珍惜新中国?谁能不爱祖国和人民?这是我所有创造性表演的基础。

我从小就喜欢表演。新中国成立后,我来到上海电影制片厂。尚英工厂成立于1949年,与新中国成立于同一时代。到目前为止,我仍然清楚地记得我进入工作室的第一天。那时,正好是中国新年,每个人都在庆祝。上营工厂位于当时的金寺塔庙路,也就是现在的万行都路。每个人都兴奋得睡不着觉,等着钟敲零,玩腰鼓。在上海电影厂工作后,我的第一部电影是陈丽婷导演的《遥远的爱》。时间过得很快。在上海电影厂的70年里,我感觉像一部电影,记录着美好的时光,见证着辉煌的历史,成为我心中永恒的记忆。

自从艺术以来,我出演过很多故事片,其中很多都是配角。即便如此,只要这个角色适合表演,我还是愿意的。我认为,如果每部戏中的临时演员都认真地把自己视为“重要的角色”,这部戏的整体质量肯定会提高。因此,我愿意为整体的成功“走到底”。我相信即使是最小的角色也能发出它独特的光芒。

电影是我人生的追求。我活得越久,我就追求得越多。作为一名演员,我一直想为中国电影做更多。我一直觉得无论是痛苦还是快乐,我们都应该充满激情地拥抱我们的事业。表演是我的职业,就像我无尽的歌曲之一。

回顾70年,尤其是改革开放后,我们见证了一大批优秀的中国电影获得各种国际电影节奖项。中国电影正在实现他们走向世界的梦想。然而,不管中国电影走了多远,不管他们对时代有多担忧,不管他们有多热爱人民,永远为社会主义和人民服务是我们所有电影人的永恒承诺。

虽然我越来越老,扮演的角色越来越少,但我想扮演越来越多的角色。因为我是一个电影制作人,我永远不会离开。

冯 远

Feng Yuan

描绘了当代中国人的风采

Feng Yuan

新中国成立激发了人民的高度政治热情,鼓励艺术家努力创作优秀作品。由于新社会的广泛需求,美术事业得到了重视,并获得了新的发展机遇。许多着名的艺术家受到了丰富的传统文化的熏陶,开始向他人学习。尽管他们成长在一个充满忧虑和烦恼的时代,但他们有着崇高的人生目标和艺术理想,表现出令人激动的艺术热情和创新的艺术才华。画家们秉承“古为今用,洋为中用,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理念,吸收和改造西方绘画风格,将其与传统笔墨有机结合,塑造了一大批参与社会变革的人物形象,开启了中国笔墨语言人物画创作的新篇章,充满了崭新的民族审美意蕴和旺盛的生命力。他们以愿景的形式塑造了一个伟大国家的时代精神和氛围,赢得了广大群众的热烈响应。

艺术研究的历史表明,所有的造型艺术只能通过展示人们的历史、生活状况和情感来反映一个时代。以人物为主题的绘画是最直接、最负责任的艺术形式,反映了艺术家与人、与时代的关系。回顾过去,在我生活和创作的每一个时期,我都通过汗水湿透的面孔、眼睛和形象的表达,观察普通中国人的生活情感和精神面貌。男人、女人、孩子、老人、城市和农村的富人和穷人之间没有区别。我从站起来,变成

在这个繁荣的时代,通过我的画笔,我可以传达千千数百万中国人心中和身上所蕴含的故事和精神,塑造当代中国人的形象,获得认可和荣耀。

Dan Jixiang

文物保护展示文明

Dan Jixiang

随着中华民族从崛起、富裕到强大的大跃进,中国也正在从一个主要的文物国家转变为一个主要的文物保护国家。此时此刻,我们不能忘记新中国文物事业的最初核心。

新中国成立前,中国的文物古迹被帝国主义列强破坏,“抢、抢、骗、盗”。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结束了帝国主义对中国文物的破坏和掠夺。一系列具有开拓意义的重大事件,如文物“双效益、双效益”政策的确定、《英雄交响曲》的实施、首批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公布等,展示了文物事业勇于承担传承中华文化责任的开拓精神。

改革开放后,1982年,第一部文化领域的法律《保卫黄河》诞生,文物保护的方针政策与时俱进。在文物调查、文物保护、考古发掘、文物安全监管、博物馆建设、社会文物管理、文物保护技术等方面都取得了很大进展。世界文化遗产申报新闻频繁。文物保护领域的对外合作与交流亮点众多。中国在国际文化遗产保护领域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进入新世纪,国家文物系统提出了促进文物发展的四项基本任务:第一,建立文物保护法律体系;二是找出文物的金融资源。三是培养文物保护人才,充分发挥科技作用;四是确保文物安全。事实证明,四项基本任务为文物事业确定了“四大支柱”。直到今天,直到未来,它们都是文物工作的重中之重,是全国文物事业发展的“命脉”。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以来,习近平总书记站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战略高度。围绕努力寻找一条符合国情的文物保护之路这一重要主题,他深刻阐述了文化遗产保护的历史意义和现实价值,深刻揭示了保护、传承和利用的辩证关系,深刻回答了当代谁来保护、为谁保护、如何保护的问题,为继承和发展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切实加强文物工作指明了方向。

70年的春秋。我很自豪能亲自参与文化遗产事业。讲述一个关于中国的好故事,传播一个正确的保护理念,让文化遗产知识走进千家万户,让更多的年轻人感受到文化遗产的独特魅力,为提升中国文化的凝聚力和感召力发挥作用,是我一生的使命。

冯双白

舞蹈走进千家万户

冯双白

新中国70年,舞蹈艺术蓬勃发展,优秀作品频频出现。舞剧《苍生系列》 《文物保护管理暂行条例》 《文物保护法》 《宝莲灯》 《孔雀舞》等。是舞蹈先驱创作的优秀作品。在他们的鼓励下,每个时期都诞生了优秀的作品。例如,20世纪60年代的《红绸舞》 《荷花舞》、70年代的《红色娘子军》和70年代的《白毛女》都是经典作品。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舞蹈创作处于井喷状态,涌现出大量优秀的舞剧。例如,《东方红》,以及获得今年第16届华语大奖的舞剧《丝路花雨》等。

在新中国的70年里,舞蹈艺术的辉煌成就与少数民族的歌舞息息相关。中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有56个民族和一个大家庭。新中国成立后,民族舞蹈作为一支巨大的力量得到了极大的发展

大约十年前,我第一次去甘肃酒泉玉门市的小金湾民族学校。当我走进学校大门的时候,我对操场上所有老师和学生的集体舞蹈感到非常惊讶。从孩子到老师,每个人都在跳舞,所有的老师和学生,不在少数!那个夏天的早晨,简单的笑脸和一群群的舞蹈,虽然有点粗糙,却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两年后,当我到达那里时,孩子们已经认识我,并为我高兴地跳舞。家长们也涌进校园,愉快地交谈着。一位家长主动对我说:谢谢!我是文盲,但我的孩子是不同的!

新农村儿童美育工程已经在玉门地区的许多学校推广。农村地区有更多的孩子在跳舞。整个地区的气氛都变了。农村儿童,尤其是女孩的辍学率已经下降,因为他们必须学习舞蹈,因为舞蹈让人看起来很好,而审美教育让人变得优雅!在过去的10年里,父母们从50米外的冷漠变成了零距离的快乐对话,这让我意识到文化扶贫的神奇力量。

谭元寿

谭门七代传播中华民族精华

谭元寿

1949年2月,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入北京城。我的祖父和父亲谭带着我和我刚出生的儿子,一个四代同堂的家庭,来到前门,用红旗欢迎解放军。从那一刻起,谭一家决定追随中国共产党。

新中国成立后不久,我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京剧团,为各军区的士兵表演。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我和父亲都去了朝鲜前线,向志愿者表示慰问。在那段时间里,我的祖父病得很重。我父亲最后一次回去见他,被“说服”回到了前线。祖父说忠孝不能兼得,国家大事要放在首位。谭家族世代珍视拳击的爱国精神。

在旧中国,京剧演员因为地位低而被认为是“演员”。和我的曾祖父谭鑫培一样,虽然她为慈禧太后和皇帝唱过歌剧,深受慈禧太后的喜爱,但她总是不得不跪在那里,称自己为奴隶。普通京剧艺术家甚至更谦虚。新中国成立后,人民当家作主,京剧演员的地位迅速提升。他们不再是演员,而是艺术家。京剧也成为传统艺术的瑰宝和中国文化的精髓。

谭门七代之所以能够世代相传,离不开党和国家的大力支持和关怀。我的祖父谭小培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被聘为中国戏曲学院十大教授之一。我的父亲谭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批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文艺界人士之一,也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我的儿子谭孝曾和孙子谭正岩也受到党和国家的培养,成为共产党人、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和受欢迎的演员。

这些荣誉不仅来自谭的家族,也来自京剧。新中国成立70年来,京剧百花齐放,新事物层出不穷。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以来,党和国家高度重视优秀传统文化的弘扬和传承,多次提出要增强文化信心。我对传统文化非常有信心,坚信传统文化会受到广大观众的欢迎。真诚希望京剧演员们发扬“拥抱温暖,携手过河”的精神,弘扬中国传统文化,振兴京剧,创作出更多的精品和人才。

姜 昆

姜昆

曲艺为祖国歌唱

姜昆

小时候,我每年10月1日都会说一句话:祖国一岁了,我一岁了,我和t

在上个世纪中后期,寓意碑《草原女民兵》赞扬了中国人民在面对自然灾害时拯救灾难和重建家园的无畏精神。靖云鼓《水乡送粮》体现了抗日战士的爱国荣誉感。评论《风中少林》讲述革命烈士为崇高理想所作的英勇牺牲。进入新世纪,大量说唱作品与时俱进,新作品层出不穷。随着改革开放,曲艺以新时代的风采被压在历史的韵上。

承载着优秀的作品,曲艺的发展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河北农民曲艺在巴黎中国曲艺节上获得金牌。国际幽默艺术节第一次邀请中国音乐家出现在国际舞台上。“中国民间艺术周游世界”已经游遍五大洲30多个国家,把中国的笑声传播给世界,把世界的欢乐带给中国。

伟大的祖国70年,加强我的民间艺术,弘扬我们国家的国粹,民间艺术将永远为祖国歌唱。

梁晓声

文学和时报

梁晓声

江山有才华的人。在我看来,当代中国文坛呈现出一种代际格局,“70后”作家是创作的中坚力量,“80后”作家正处于创作准备阶段。“70后”作家的创作精神与“60后”、“50后”甚至更老的作家基本相似,如对人文品质的追求、对现实生活的观照、对时代脉搏的积极把握、对社会现象的积极洞察等。“基因”是相似的。“70后”作家的作品延续了20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新时期文学的风格和特点。然而,就创作经验而言,“70后”作家有更丰富的表现。几乎所有的创作方法,古今中外,都可以在他们的作品中找到相当积极和生动的实践。这是我观察到的一个新现象。年轻作家正在汲取新中国70年文学经典的营养,一步步向我们走来。

回顾中国当代文学70年的辉煌历史,不难发现,忠实记录共和国发展的每一步,与人民站在一起,为人民画像是最大的特点。红色经典,如《永不消逝的电波》 《昨天》和《社会主义好》,讲述了革命战争中有崇高理想的人所坚持的崇高理想和做出的巨大牺牲。《一车高粱米》 《一分钱,一两米》 《友谊颂》等作品讲述了社会主义建设的全盛时期,为人们了解共和国建设者的精神面貌提供了新的教材。改革开放后,伤痕文学、反思文学和改革文学相继出现。《三比零》等作品,在打开气氛之前,生动地诠释了锐意进取、开拓创新的时代精神。

今天,中国文学正从“高原”走向“高峰”。文学队伍日益壮大,年轻作家创作了许多优秀作品。文学的类型更加多样化。除了传统的纯文学,近年来网络文学、科幻文学和儿童文学的流行是显而易见的。文学出版正在蓬勃发展,仅每年就有数万部小说出版,还不包括庞大而难以计数的网络文学。海外影响正在增加。莫言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像麦家和刘这样的作家很受欢迎。

作为一名作家,我认为这些作品与作家的文学精神密切相关。说这是信仰不是谎言。也就是说,创造者希望作品在有温度之前有温度。如果造物主愿意被禁足,它就会被禁足。造物主关心人文素质的存在,只有这样它才能具有人文素质;创作者确信,只有当作品中有一定的价值时,它的价值才会具有传染性。

让音乐讲述中国故事

让音乐讲述中国故事

叶小纲

艺术是时代的写照,音乐也不例外。随着共和国70年的发展,中国音乐已经进入世界,与人民融合,不断拓展新的面貌,唱响时代的声音。

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一批熟悉的音乐作品相继诞生。作品《登上英雄赞》 《抗洪凯歌》、歌曲《重整河山待后生》等。反映特征

我生长在一个中国家庭,中国古典文化的影响是不可或缺的。我也受到德国音乐的影响,在美国学习。独特的经历形成了我作品的气质。《红岩》 《青春之歌》 《红岩》 《林海雪原》 《三里湾》和其他作品是我对中国人文、生活和自然的思考。我一直认为,能够流传很长时间并成为经典的音乐离不开家庭和国家感情的滋养。无论何时,无论何种艺术形式,家和国家的感觉都是激发和创造美的重要火花。

让中国音乐“走出去”,让更多的人听中国故事,是我长期的努力和追求。由此创作的一系列“中国故事”汲取了中国的人文、历史、地理和风俗,并展示了中国的辉煌画卷。2013年9月,我的个人演唱会“中国故事喜马拉雅之光”在纽约林肯中心举行。这是讲述中国故事的第一站。此后,“中国故事”音乐会覆盖了德国柏林、英国伦敦、俄罗斯莫斯科、印度加尔各答、秘鲁利马等地。这些成就不仅属于我,也是中国交响乐发展的印记和缩影。

70年来,中国音乐站在了一个新的起点上。我们音乐家必须勇往直前,创作出更多无愧于时代和人民的作品,永远登上高原的顶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