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公司牛了:告了自家董事长 现在想上市了

2020-03-05 投稿人 : www.neuun.cn 围观 : 1197 次

这家公司是一头牛:它起诉了它的董事长!现在我要上市了……

来源:发行部日报

原邹

近日,长春吉大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大”)更新了中小板的申请稿,这是又向前迈进了一步。

首次公开募股日报发现,在上市咨询期间,吉大郑源实际上起诉了现任董事长兼实际控制人于,而于还有其他精彩的“故事”。

01

董事长和被告

据了解,吉大郑源以密码学为核心,开发、生产、销售和服务信息安全软件,为政府、军队、军事、金融、能源、电信等行业和领域提供基于密码的可信身份认证和可信数据保护等多层次、全方位的综合安全解决方案。

2016年3月,吉大郑源开始了上市咨询之路。

但令人惊讶的是,2019年3月,吉大郑源当时的董事长高丽辞去董事长一职,而新任董事长由冯亮任命。至于格雷戈里的辞职,他的声明说这是个人恩怨。此外,尽管格雷戈里不再是董事长,他仍然是吉大郑源的董事。

在完成董事长更换后,吉大郑源于2019年5月完成上市咨询,并于2019年6月“及时”提交申请稿。

在执教期间更换董事长可能不多见,但困扰《首次公开募股日报》的是一场“撤资”诉讼。

据中国司法文件网报道,2018年12月12日,吉大在法院起诉了于,当时吉大的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都有很高的利益。据悉,这起诉讼是一起股权转让纠纷,还涉及第三人孙桂平,孙桂平在声明中什么也没说。

但2019年4月29日,于接替出任吉大董事长后,吉大向法院提出回避申请。

(法官文件摘要,数据来源:中国法官文件网)

有趣的是,声明显示,2018年2月至2019年4月,吉大郑源没有任何股权转让。

截至本申请书签署之日,吉大的实际控制人是持有吉大28.5%股份的于、吉林投资有限公司、赵占岳、北京中软联盟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等是其共同行为人。包括联合行动,于控制了吉大46.97%的股份。

关于这些现象,吉大郑源告诉《首次公开募股日报》,董事长的变动是高丽已经到了退休年龄,因个人原因辞去了公司董事长的职务。

关于起诉董事长的原因,吉大郑源对《首次公开募股日报》表示,该诉讼是由于冯亮与崔伟力(已死亡)之间未支付股权转让款造成的,影响了公司上市股权的明晰度。

值得一提的是,声明中没有提到影响吉大郑源列名过程的这一事件。

事件起因发生在2008年3月,于与崔伟力签署《转让协议》,同意在两年内支付394.25万元购买崔伟力持有的吉大股份232.84万股。在协议执行过程中,俞与崔伟力同意推迟支付转让价款,直至公司上市。但2008年8月,双方办理了股权变更登记,于享有股权转让的股东权利。

总而言之,于在付钱之前就“享受”了,这种“享受”持续了将近十年。

2018年4月,“等待”近十年的崔伟力通知于准备股权转让价格,并将转让价格支付至崔伟力指定的银行账户。但就在崔伟力提供银行账户之前,崔伟力突发疾病去世,导致于无法支付转账费用。

吉大告知上市日期,为确保公司股权清晰,公司于2018年12月10日提起诉讼,要求于按照《转让协议》的约定履行支付股权转让价款的义务。崔伟力去世后,他的配偶孙桂平将继承遗产。

花了4个多月。2019年4月28日,俞与崔伟力的配偶孙桂平签订《协议书》,并向孙桂平支付股权转让款394.25万元。第二天,吉达郑源撤回了拉

据中国司法文书网报道,在一起涉及单位的贿赂案中,被告人张谋嘉在时任吉林省国家税务总局局长孙谋嘉的帮助下,结识了时任吉大郑源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吉林宇光能源有限公司合伙人于。2010年前后,于给了张一个项目。

除了这个项目,张还在孙的帮助下得到了很多其他的项目。在上述过程中,双方进行了经济接触。例如,有一次张嘉邀请孙嘉回家吃饭,给了孙嘉一个装着几十万元的纸袋。

2015年5月,张谋佳被判受贿。

回顾这段历史,《首发日报》有两个疑问:第一,余给行贿公司的是哪一个项目?第二,为什么余做这个项目,它背后的考虑是什么?

关于这两个疑问,吉大郑源告诉上市日期,此案与公司无关,也不涉及公司的内部控制管理系统。余参与的是另一家公司的业务。该公司不是国有企业,其项目运营是正常的商业行为。余本人并没有从中获得任何好处。

(裁判文书摘要,数据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上述案件外,的名字还出现在一起职务侵占罪案件中。

根据声明,于目前是吉林宇光能源集团有限公司的董事长,他自吉大于1999年2月成立以来一直担任该公司的董事,自2019年3月以来一直担任该公司的董事长。

此外,于还担任吉林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实业”)的总经理。值得一提的是,虽然俞仅持有实业0.73%的股份,但同时也是吉大的真正控制人控制着实业。此外,韦伯实业是吉大郑源的最大股东,持有吉大郑源15.47%的股份。

本案中,苗东风、姜东丽、刘金刚利用苗东风担任应城矿业总经理、姜东丽担任龙华热电有限公司总经理的机会,签订了债务取消协议,将龙华热电公司欠应城矿业的600万元转到公主岭能源物资有限公司,收到款项后,刘金刚将提取现金,三人自留。

在最初的审判中,裁判判定这三个人构成了侵占罪,这一事实是清楚的,证据确实充分。

但是,苗东风投诉该笔款项是实业实际控制人于给苗东风、姜东丽、的补偿金。这三人没有任何非法占有的意图,并对先前的刑事裁决提出了申诉。

(裁判文书摘要,数据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司法文书摘要,数据来源:中国司法文书网)

经法院审查,韦伯实业是吉林应城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应城矿业”)的股东,但两家公司均为独立法人。此外,余的证言及其他证据未能证实上述言论,故本院不予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