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出售41只家养鹦鹉获刑10年 儿子:这不是冤枉吗

2020-02-01 投稿人 : www.neuun.cn 围观 : 1831 次

(原标题:人工繁殖=野生?41只国内鹦鹉的销售没有上报审批,天津农场的主人被判10年)

“我父亲自己的人工鹦鹉有执照和繁殖执照。41只鹦鹉每只售价超过11,000英镑,被判10年徒刑,是吗?”天津津南区万盛鹦鹉农场主人许家忠的儿子许建很无奈。

1月5日,许建向上游新闻报道,他家有1万年历史的鹦鹉养殖场此前已经按照政府部门的要求,建立了营业执照和人工鹦鹉养殖执照。他的父亲徐家忠在2019年初两次把他的41只鹦鹉卖给了李彦增。结果,两人都被判处33,354,2019年徒刑。11月20日,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区法院下达一审判决,徐家忠因非法出售珍稀濒危野生动物被判处10年徒刑。出售鹦鹉的李彦增因非法买卖珍稀濒危野生动物被判10年零6个月。

1月7日,上游记者从鹦鹉饲养员徐家忠及其律师家里获悉,该案现已进入上诉程序,二审日期尚未宣布。

微信截图_20200110110604.png

▲2018年10月,许家忠以妻子万中华的名义,建立了一个有年历史的鹦鹉养殖场,并获得了营业执照。

饲养祖先鹦鹉,并获得执照和繁殖证书

许建说,他的祖父喜欢饲养鹦鹉,去世时留下了200多只鹦鹉。他的父亲许家忠接手后,开始饲养和繁殖。

根据相关部门的要求,2018年10月,徐家忠以妻子万中华的名义,建立了一个万年鹦鹉养殖场,并取得了工商营业执照。经营范围规定:“鹦鹉养殖(依法审批的项目,必须经有关部门批准后方可进行)”。2018年12月,有10,000年历史的鹦鹉养殖场向主管部门申请繁殖9种二级保护鹦鹉,因为它符合鹦鹉繁殖的要求,最终获得批准。

徐建天津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关于同意天津市津南区万生鹦鹉养殖场人工繁育野生动物的行政许可决定》(金桂林子徐[2018)第30号)显示,经审查,同意在万代鹦鹉养殖场人工繁殖9种鹦鹉(不包括绿颊鹦鹉),如太阳鹦鹉和和尚鹦鹉。但是,明确规定按照批准的野生动物品种进行人工繁殖不得超出批准范围。出售和使用经批准的人工饲养野生动物饲养个体的,应当报经批准。

“我父亲没有小学毕业,没有任何文凭,不知道卖人工繁殖的鹦鹉是违法的,不知道菠萝鹦鹉的名字,也不知道凤头鹦鹉和绿颊凤头鹦鹉的区别。”许建说,他父亲认为他的鹦鹉已经变异,属于家禽。由于不熟悉鹦鹉的学名分类,他在填写上述申报单时随意写了“太阳鸟”,而不是后来卷入此案的“绿颊鹦鹉”。这也成为徐家忠被相关部门认定为“超出育种审批范围”的一大证据。

41只人工繁殖鹦鹉售价1.1万元

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区法院兴初(2019)吉0609号刑事判决书(以下简称一审判决书)。根据徐家忠的说法,由于人工繁殖的鹦鹉繁殖能力强,他的家族在2019年初拥有2000多只菠萝鹦鹉(被鉴定为绿颊锥尾鹦鹉)。那时,他没钱买饲料,一些鹦鹉饿死了。他卖鹦鹉的目的是买饲料。

2019年2月18日,李彦增联系徐家忠,花7000元买了20只绿色颧骨凤头鹦鹉。同年4月4日,李彦增再次找到徐家忠,花了4300元买了20只绿色颧骨鹦鹉和1只蓝色绿色颧骨。

上游记者注意到,在这两笔交易中,徐家忠卖出了41只鹦鹉,每只鹦鹉获利元,275元。他们的交易方式是通过微信转账。

微信截图_20200110110633_副本.png

▲天津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允许万寿鹦鹉养殖场人工养殖9种鹦鹉(不包括绿色海盗鹦鹉)回答者提供图片

一年亏本出售鹦鹉

F

一审判决显示,2019年6月26日,河北张家口全盛时期林业司法鉴定中心警方委托的鉴定报告称,涉案的绿颊锥尾鹦鹉和和尚鹦鹉各值1万元,两只鹦鹉同时被列为《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和《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

2019年10月9日,根据保定市徐水区警方提供的涉案鹦鹉照片,评估中心经过比较,认为涉案的所谓蓝绿厚脸皮鹦鹉、蓝小太阳鹦鹉和菠萝小太阳鹦鹉的外观特征与评估意见中的绿厚脸皮锥尾鹦鹉没有明显不同,都属于绿厚脸皮锥尾鹦鹉。

一审法院认定,李彦增购买42只国家级保护动物,然后出售4只动物,违反了国家有关野生动物保护的法律法规。情节特别严重,构成非法买卖珍稀濒危野生动物罪。徐家忠出售41只国家级保护动物,毕建光出售1只,均构成非法出售珍稀濒危野生动物罪。

法院认为,徐家忠经营的万年鹦鹉养殖场的行政许可明确规定,养殖场应当按照批准的野生动物种类进行人工养殖,不得超出批准范围。出售和使用经批准的人工饲养野生动物饲养个体需要单独审批。因此,法院不同意三名被告的辩护,即他们“不知道买卖的鹦鹉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由于涉案鹦鹉都是人工养殖的,法院酌情从轻处罚了这三个人。

2019年11月20日,保定市徐水区法院下达一审判决:鹦鹉饲养员徐家忠因非法出售珍稀濒危野生动物被判处10年有期徒刑。购买鹦鹉后出售鹦鹉的李彦增因非法买卖珍稀濒危野生动物被判10年零6个月监禁。被告毕建光因向李彦增出售一只和尚鹦鹉被判处一年监禁,缓刑一年。

微信截图_20200110110759.png

▲2019年11月,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区法院刑事判决显示,徐家忠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受访者为律师提供了一张照片:每只鹦鹉售价超过200元,估价为1万元。专业律师徐家忠律师、北京市甘城律师事务所律师郑晓静认为,一审法院含糊地认定“徐家忠违反了国家有关野生动物保护的法律法规”,但没有具体说明徐家忠违反了哪一条,甚至没有查明出售人工养殖野生动物是否对社会有害。因此,认定徐家忠“出售41只国家级重点保护动物”,构成非法出售珍稀濒危野生动物罪,缺乏说服力。

郑晓静律师还表示,涉案鹦鹉是人工培育的突变物种,张家口盛丰林业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不专业。评估意见认为,涉案鹦鹉每只价值1万元,但徐家忠实际上以国内价格200-300元出售,最大差价达到50倍。鉴定方法采用抽样检验法和照片比较法,并非所有方法都得到鉴定,鉴定不采用脱氧核糖核酸技术。

此外,天津市人工繁殖行政许可决定及相关行政处罚文件可以证明涉案鹦鹉是许家祖传下来的。它们都是人工繁殖的,不是野生的。它们没有侵犯国家对野生动物的所有权,也没有破坏野生动物资源。

郑晓静还强调,《野生动物保护法》第29条规定“野生动物及其产品的使用应以人工繁殖种群为基础,有利于野生种群的保护,符合生态文明建设的要求”。国家鼓励人工饲养野生动物,这不仅可以满足人民对野生动物产品的需求,而且可以促进经济发展

北京史静律师事务所律师徐浩在接受上游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案的另一个焦点是人工驯养繁殖的动物和野生动物是否应该受到同等保护。珍稀濒危野生动物的人工繁殖等同于珍稀濒危野生动物,两者一视同仁,受到同等刑事保护。这种扩大的解释是否违反了对特定罪行的法定惩罚原则?

徐浩认为中国应该尽快开始修订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单,及时从名单中调整一些不再处于危险中的动物,并增加已经处于危险中的动物。或者,修订后的相关司法解释是否明确,对于一些人工驯养繁殖、数量大幅增加的野生动物,附表所列定罪量刑标准仅适用于真正意义上的野生动物,而不适用于驯养繁殖。

微信截图_20200110110834.png

▲2019年犯罪前,许家忠农场饲养了2000多只鹦鹉。

最高法律:野生动物案件的新司法解释已经启动。

上游记者注意到,徐家忠等人并不是第一个因出售国内鹦鹉而被判刑的人。

2016年,深圳王曼鹏因销售6只国内鹦鹉被拘留。警方调查显示,王鹏出售的6只鹦鹉中,有2只是小金太阳鹦鹉,学名为绿颊锥尾鹦鹉。2017年4月,深圳宝安区法院以非法出售珍稀濒危野生动物为由,一审判处王鹏五年有期徒刑,并处3000元罚款。2018年3月30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王鹏非法买卖珍稀濒危野生动物,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并处罚金3000元。

上游记者注意到,上述深圳鹦鹉案发生后,代表该案的律师徐鑫、司姜维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出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野生动物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不合理性的审查建议(以下简称野生动物案件司法解释)。

上述提案指出,平等对待“野生动物”和“驯养繁殖以上物种”超出了最高法院制定司法解释的权限,超出了中国已加入的《濒危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公约》保护标准,也与现行法律规定相冲突。这是一种扩大的解释,违反了对特定罪行的法定惩罚原则,并"要求你审查司法解释"。

据公共媒体报道,2018年6月27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回复称,最高人民法院在回复中表示,已启动制定野生动物资源犯罪新的司法解释,旨在明确规定对涉及人工养殖动物的人要从宽处理,以实现刑事责任与处罚的兼容,确保相关案件审判的法律与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

上游记者注意到《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关于深圳鹦鹉案的评论文章《拉近司法判决与公众认知的距离》。文章认为,一些司法判决难以说服公众的原因不仅在于公众的简单感受与司法职业精神的不同,还在于法律普及的不足和滞后。我们要做好普法宣传的未雨绸缪,做好“第一步”,让广大公众更早了解相关法律法规,了解法律禁区和违法责任,实现公众简单感受与司法判决结果的良性互动。

资料来源:上游新闻作者:李红朋